第5節(1/4)

外長長的雲梯的青年。


在這個世界裏,沒有姐姐,也沒有師兄。更令墨引鳳惶恐的,卻是她陷在這樣仿似噩夢的世界中,可是心中卻還是有一個聲音告訴她,這一個,才是她本應該經曆的未來。


她羨慕這個世界裏引鳳的肆意與神采飛揚,可是更加懷念,自己經曆過的人生。那樣的人生太幸福,以至於看著那近在咫尺的引鳳,想著從前的自己,她的眼淚終於落了下來。


她隻能陪著引鳳成長。


那個名為引凰的姐姐,和自己的姐姐有著一樣的臉,可是為什麽,不能給引鳳一點愛呢?明明她都可以對身邊任何一個人都很好很溫柔。就因為她這輩子,喜歡的人是韓師兄麽?為什麽喜歡他?為什麽不向後看一看,昭雲峰已然不是當年的樂土?


父親困於元嬰中期,大師兄在金丹境掙紮,二師兄天資絕豔,卻難以支撐整個昭雲峰。昭雲峰衰敗就在眼前,可是那個殺伐決斷,像支柱一樣讓人心安的姐姐去了哪裏?就那麽喜歡男人?喜歡到,根基都不顧了?


墨引鳳真的失望,可是卻在有一天,那白衣蹁躚的墨引凰懶懶地坐在一個剛剛熄滅的丹爐後,對著引鳳溫和一笑,突然淚流滿麵。


那樣熟悉的笑容和目光,還有,輕柔的,仿佛重一些都會揉碎腿邊少女的小心翼翼的樣子。那是她的姐姐,她絕對不會認錯。當然,這個世界裏的引鳳,也不會認錯。


她的姐姐,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。可是眼神騙不了人,那真心的愛意也騙不了人。墨引鳳和引鳳其實一開始就知道,這個人,和一直以來見到的那個人,不一樣。


為什麽會是這個樣子?誰都不知道,可是墨引鳳卻可以見到引鳳每天都會找著借口,當做一無所知地湊到那熟練地煉製丹藥煉製法寶的女修的身邊,撒著嬌在她無奈妥協的目光裏,卷走所有的寶貝,僅僅是這樣,就可以高興一整天。


那是墨引鳳與引鳳那樣的人生裏,唯一的溫暖。


而師兄呢,墨引鳳一直以為,自己見不到他了。可是那一年,沐陽宗叛亂之時,她卻漂浮在引鳳的身後,遠遠地看到了他。他的氣色沒有她一貫的認知裏那樣好,可是臉上卻還帶著淡淡的笑意。可是這一次,他卻成了敵人。


墨引鳳看著這個人,站在一座很大很大的陣法的中間,眉宇間的漠然的笑那樣叫人心寒。他陣殺了那位總是在墨引鳳童年時,對她笑得很慈祥的杜家的那位老祖,還有那麽多,她從小就喚著伯伯的杜家的人,一同隕落在大陣之中,那其中,還有她唯一的姨


本章尚未完結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----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