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牛泥棒 > 章節內容

我的書架

第6節(1/3)

德馬的手指猶豫一下,在紙上動起來:


(是色欲之狐。被那個附身的話,人就會沉溺於色欲。)


亮一郎嚇了一跳:“那你看得見附在福島身上的狐狸嗎?”


德馬點頭。


“那為什麽不說出來。被狐狸附身而毀掉生活,那個男人不是很可憐嗎?”德馬低垂下眼睛。“因為我和福島不和,所以覺得是他就可以嗎?所以不說嗎?”


德馬沒有反駁。亮一郎抓住他細瘦的肩膀,用力搖晃。


“說句話啊!德馬!”


德瑪扭曲身體從亮一郎手中逃走,寫道。


(我看過比亮一郎想象的還要多得多的怪物。就算看見了也不能做什麽,所以沒有說。)


“但是……”


德馬接著寫:


(在鄰居的夫人去世的時候,我也看見她的脊背有狗的怪物。但是我也沒有什麽辦法。)


亮一郎想起了鄰居家老婦人突然過世的事情。因為是相當高齡,所以沒怎麽臥床就一下子過去了,還和婆婆說這樣她本人也比較輕鬆吧。


也許正如德馬所說的,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。但亮一郎無法認同,也許他是不想認同。


(我隻是能看見,並不清楚具體情況。我想……怪物附身,是因為人的心靈有某個脆弱的部分。)


“即使如此,也應該盡力吧?比起無法做什麽就置之不理來,想著也許有辦法去試一試不是更好嗎?”


德馬看著亮一郎的眼睛,昕他說完後,再次在紙上寫:


(那是因為福島先生是亮一郎認識的人吧?像我這樣在街上能看見擦肩而過的人身上有附身的怪物的話,你會想要去想辦法嗎?如同剛才說過的那樣,我看得見眾多的鬼怪。要一一清除那些,根本不可能。所以隻能置之不理。因為我覺得人類的的人生多少都要受到那種東西的左右。)


亮一部隻能咬著嘴唇。德馬沒有避開目光,緊盯著他。然後手指動了起來。


(我的胸中也養著鬼。亮一郎無法看見吧?你看不見也沒關係。隻要我內在的鬼不會給你帶來危害就好。


亮一郎重新看著胸口裏養著鬼的男人。可是在那裏的,是會微笑著答應自己的任性要求,讓人憐愛的年長的傭人。


理想和現實這句話閃過了亮一郎的腦子。可是無法就這樣認同地吞咽下去,亮一郎轉過身,背對著德馬。


沉默了一小時左右,房門嘎吱一聲,然後又關上了。回頭看去,德馬已經不在了。相對的,在剛完成的標本上,放著“我先走一步”的紙片。外麵的雨不知何時停了,雲的縫隙間露出天空來。但是亮一郎心中的烏雲不管多久都無法散去。


德馬從以前就能看見怪物,這個自己知道。但是德馬隻會在有可能危害到亮一郎的時候才說“看見了”,所以他沒有去在意。不止如此,因為能看見怪物大家都疏遠德馬,結果他才成為了自己專屬的傭人,他為此還很高興。


雖然不是討厭,也不是失去了愛意,但是亮一郎和德馬保持了距離。他無法接受說“即使看得見,也沒有辦法”的德馬。自己也很清楚這樣是心胸狹窄,因此格外煩躁。


亮一郎知道,人不能隻靠漂亮話生存。在自己隸屬的組織中也有爭鬥,那個他可以接受,但是隻有德馬,好像和人類特有的那種生存的醜陋一麵無緣。說得單純一點,亮一郎希望隻有德馬是純粹的。他想讓他如同身上的白色和服一樣,成為一絲汙點也沒有的存在。明知道不可能有這樣的人,他還是如此祈禱著。


亮一郎隻帶著原前去采集植物。在持


本章尚未完結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----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