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牛泥棒 > 章節內容

我的書架

第1節(1/3)

牛泥棒


雖然中午的陽光就像火一樣傾注而下,但是隨著太陽被陰雲遮住,熱度也逐漸地緩和了下來。


屋邸從傍晚開始就更加慌亂起來。造酒屋“佐竹”的主人佐竹孫六在外麵談生意,原本預定住在八裏地外的宿場町,但是當聽說六歲的獨生子亮一郎病危後就慌忙趕了回來。從白天開始,醫生、護士,以及女仆就頻繁地出入病人的房間,所有進出的人都一臉陰沉,暗中傳達出孩子的狀態不是很好的消息。


亮一郎乳母田中友江的兒子德馬,因為不被允許接近病人的房間,所以隻好在院子裏種著的橙色百合底下抱著膝蓋,蹲在那裏。周圍越發嘈雜起來,他看到母親跑過院子對麵的走廊。


德馬知道,不管再怎麽盡力,亮一郎的性命也所剩不多了。


抬起下巴,向上看去。在屋邸的屋頂上麵,有條很大的白蛇。它盤著身體,將紅色的信子伸向天空。注意到蛇的存在,是在五天左右以前。蛇最初隻有一隻狗那麽大。以前也發現過白色的蛇盤踞在屋頂上。那個時候佐竹家的婆婆死了,婆婆死後蛇就消失了。德馬覺得白蛇是吞噬人命的妖怪。


發現蛇的時候,他想過這次會是輪到誰死了。結果那天晚上開始,亮一郎就發燒昏迷,隨著情況惡化,蛇逐漸肥胖了起來。


亮一郎不是身體結實的孩子,凡是感冒流行就一定會染病,經常躺在床上。母親阿米對獨生子變得極為神經質,聽說可以恢複健康,就煎很苦的葉子讓他喝,還讓他吃蟲子,然後盡可能把他關在房間裏,但亮一郎卻固執地不肯聽話。


“阿德、阿德,出去玩吧。”


熱度一退,他就會掀開簾子一角呼喚在走廊上擦地板的德馬。雖然說“少爺,這樣會被夫人罵”,但是活潑的獨生子根本不肯聽。因為他從後門偷偷離開了房間,所以德馬也隻能無奈地跟著:“這麽跑對身體可不好”,“下河的話會感冒”,這麽追來追去的途中就常常已經日落西山。像這樣忘我地玩過的第二天,亮一郎一定會發燒不能下床。


無計可施的阿米想:“因為有玩耍的同伴在才會亂來吧?”所以曾經把德馬派到其他人家裏去當差。結果亮一郎為此哭了三天三夜,連飯都不吃了。無可奈何之下隻能慌忙把德馬叫回來。


德馬並不討厭富裕家庭的孩子那種特有的奔放和任性,他非常疼愛比任何人都親近自己,好象弟弟一樣的亮一郎。在醒悟到妖怪要吃亮一郎的時候,德馬考慮著能不能把它趕走。但就是向它丟石頭,石頭也會穿過白蛇,落在對麵的瓦片上。想要用誘餌讓蛇會怕的貓登上屋頂,貓卻看都不看食物,光是對著上麵豎起毛威嚇著。為了求神也去了神社和寺院,但是亮一郎卻絲毫不見好轉。知道是什麽不對,自己也能看見。盡管如此卻無計可施,他懊惱極了,很不甘心。


阿米走在走廊上。低垂著腦袋,頭發散亂,腳步就像病人一樣搖搖晃晃的。這兩天德馬沒有見過阿米,因為她都呆在亮一郎的房間裏。阿米注意到德馬後,穿上草鞋來到院子裏。她來到蹲著的孩子旁邊,看著屋頂流出了大顆的眼淚。


“你也看得見那個嗎?”阿米指著屋頂詢問。


德馬點了點頭:“我看見有白蛇。”


這麽回答後,阿米咬著嘴唇說“我看見的是大蜘蛛”。


用和服的衣襟擦拭著淚水,瞪著屋頂的阿米低聲說“我才不會把孩子交給你這種家夥”後,就轉過身,穿過院子走向外麵。


明明已經日落了,卻不帶人隨行,也不提燈籠。對這非同尋常的樣子德馬感到不安,他打量了


本章尚未完結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----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