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0章 禮物(2/2)

br> 他太不後悔選了寧香,為她付出那麽多了。


隻因他所有的不自信,敏感,以及不能言說的話,都能被她很好注意到且進行包容理解。


若是換了旁人,定然不會有她做的好。


隻是有人歡喜卻有人愁。


寧香頂著這副狀態去見裴卓安後,他自然而然第一眼看見她身上的印記。


但他卻選擇直接無視掉,先是好生招待了寧香一番,緊接著才帶她上了去往京城郊外的馬車。


“那處留著我想給師姐看的驚喜,所以在臨近抵達的時候,師姐可否允許我用絲帶遮住你的雙目?”


“可以,也不是什麽大事,倒是你,這段時間在人界如何,可有遇見什麽解決不了的困難?我觀你比從前貌似消瘦許多。”


裴卓安沒有任何親人在世,少有的那些好友,也是借著寧香的關係得來的,但跟他之間其實並不親近。


因而這麽久了,她還是頭一個發現他狀態發生變化的人。


他有點委屈和難受,身體不自覺靠近了寧香一些,兩人的衣擺近到幾乎快要交疊在一起。


“我在人界尚可,但近來的確多了不少憂心事,加之很少能和師姐你聯係,也無人能傾訴煩惱就這麽憋悶在心,時間長了,身體便不可避免受到些影響。”


“什麽憂心事,說來聽聽?”


裴卓安聞言,還想和寧香靠的再近些,但她卻主動將距離和他拉遠,將被風吹起的車窗簾用木夾夾好。


不知曉到底是有意為之,還是無意而為。


“好了,繼續說吧。”


裴卓安看著突然離他遠了不少的衣袂,張了張口後,最終還是沒有問起這件事。


他沒有再主動去靠近寧香,而是維持這個本該有的規矩距離,傾訴起再平常不過,卻帶有幾分委屈和依賴意味的煩惱。


寧香是個很好的聆聽者,基本上都會等裴卓安話音落下了,才會開口作評,亦或是提供意見。


明明二人之間的談話再正常不過,裴卓安此刻看著一臉認真和專注的女子,胸腔內還是會燃起一種抑製不住的炙熱情感。


一直到馬車的速度慢下來,距離目的地隻剩一小段距離的時候,二人的交談才結束。


裴卓安還有些意猶未盡,但看著寧香已經喝起茶水解嗓子幹燥的樣子,還是壓下了想要繼續說什麽的欲望。


他取出一早準備好的素白色眼帶,親手替她束好。


“師姐,是抓著我的手,還是衣袖?”


寧香啞然失笑:“你莫不是忘了我是修真者,便是目不能視亦能靠聽覺行走,都不必,你走在前麵,我跟在後麵便是。”


裴卓安僵了僵他已經伸出來的右手,黯淡起眼神,啞聲回了句“好”。


他走在最前方,看著眼前他早就備好的美景,又回頭看了一眼他期望能來這裏的人,心中卻遠沒有他想的那麽喜悅和興奮。


青年神色變得有些恍惚,連腳下多了個石塊都未發現,腳下猛地因此一個踉蹌,朝雪地上摔去。


裴卓安:哎。


本章已閱讀完畢(請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!)